政府不能包办慈善

政府不能包办慈善

李连杰在前日的《面对面》中透露:壹基金计划可能面临中断。这消息令很多人惊讶,才短短三年时间,如此有活力和号召力的一个慈善品牌怎会面临这般危机?

?众所周知,壹基金是个嫁接的品种,她嫁接的这棵大树是中国红十字会,虽然也能结出慈善之果,但终究不属根正苗红。说起来,让壹基金这样的慈善项目挂靠在官方的中国红十字会也算是个创举,当初曾被视为政府鼓励民间慈善的一个样本,并期许这一创举能为民间慈善的艰难成长破局。遗憾的是三年合同到期即可能中断的隐忧不仅刺痛了李连杰,也刺破了我们对民间慈善的幻想。有人因此感言:非政府组织(NGO)中最有希望走在前列的民间慈善前程堪忧!???????

我国的慈善机构大部分是官方的或具官方背景,这是包揽一切的计划经济时代大政府的遗产。官办慈善发挥过巨大的作用,但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!

无论社会还是个人,生存、生活之内容包罗万有,政府怎么可能什么都管、什么都管得好呢?只有当成熟的社会组织与政府相互协力时,我们美好的愿景才有变为现实的可能。而基于公民社会所发生与发展的社会组织,具体的说就是非政府组织是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的。值得注意的是当所谓的小政府尚未成型,而社会组织的发育又不充分的时候,就容易出现失序、失范、失衡、失态的真空,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这其中的关键在于政府在瘦身的过程中应悉心培育各类社会组织,使其充分发育,并逐步取代其原有的职能。而个人则应知晓公民之义务与责任,并能履行之。如此,效率可提高,公帑可节省,廉洁则可期……好处难以尽述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,居民小区的业主大会及其业主委员会就是典型的社会组织,为什么在居民小区成立业主委员会那么难呢?诸多原因中最主要的是政府不尽心,居民不尽力。一边是政府最基层的街道办、居委会管理已经萎缩;一边是居民小区自我管理的需求却得不到满足。问题于是出现了,不该管的胡乱管(基层政府机构不知道权力的边界在哪里),该管的却管不好(居民不知道如何行使自己的权力)。本属于自己的事却管不好,居民当然是有责任的,但主要责任还是在政府,因为政府是掌握绝对资源的集团,花上一点力气去帮助居民实现小区自治既是现实的要求,更是政府转型的重大责任。

好像扯远了,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,政府不是万能的,对有些事恰恰是万万不能的,譬如对民间组织在慈善路径上的尝试,切莫草率决定一个新生事物的生死!相关部门应拿出当初的智慧和勇气扶助这难得且脆弱的慈善之花,让她真正扎下根来芬芳世间。

日前有记者朋友特意给我发来一组照片,说是在一个中等城市的街头拍的。这个大概只有四、五岁的孩子面对路人不停的翻跟头,还做一些颇有难度的杂技动作,然后索要费用,他声音稚嫩,很有礼貌,只是要钱决不看人的眼睛,也不勉强。朋友拿出零钱给这个小朋友,但很快被盯着他的一个大孩子拿走。朋友心里难过,还抛给我一串问题:“这样的事该谁来管?是好心人吗?还是福利院?或是学校?城市救济站?公安?城管?……” 我说很抱歉,我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。

?(转载网易 赵普的博客)